特朗普弄巧成拙!本想离间欧洲,结果让欧洲更愿与中国合作

近日,美英互怼成为跨大西洋外交的新亮点。英媒披露了多份英国驻美大使金·达罗克发给本国政府的备忘录和电报,达罗克在这些文件中对美国政府评价甚低,称其“运行不畅”“难以预测”“能力不足”。

对此,美国总统特朗普回应称,“我不认识这位大使,但是,他在美国并未受到好评,我们不会再与他打交道了”,更不忘借此攻击一下特蕾莎梅,称英国很快将拥有一位新首相对英国来说是一个“好消息”。风波之下,达罗克于当地时间10日宣布辞职。

在历史上,美国与英国的“特殊关系”十分稳固。两国不仅在价值观念、社会文化等软实力方面相互交融,在安全防务、经贸金融等硬实力方面也互为屏障。可以说美英彼此早已成为各自国际战略中不容或缺的一环。

特朗普上台之后,两国的民粹主义亦是“交相辉映”:美国中下层民众将其生活困难归咎于新兴国家,英国平民则将其本国的社会经济压力归咎于欧洲大陆;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热衷于“退群”,英国则在欧洲范围内热衷于“脱欧”;美国排斥拉美移民,英国排斥伊斯兰难民。一时间,美国和英国在“特殊关系”下发生了“同频共振”,甚至有观点认为,特朗普上台与英国脱欧公投共同标志着“逆全球化”时代的开始。

“特殊关系”的背后,是美国和英国对双边关系的良性预期。美国的对英政策从属于其对欧政策,希望通过分化欧洲实现对欧洲的控制,使欧洲各国自觉并入美国的战略轨道,成为美国“管理”世界的帮手。

因此,特朗普政府不仅支持英国脱欧,还对欧洲一体化的“基石国家”——法国和德国多加指责。英国一方面希望通过脱欧摆脱“欧洲义务”,另一方面又不希望本国在大西洋政治格局中陷入孤立,需要在实现脱欧之后“换车”搭乘。因此,失去欧洲的英国今后将更加需要美国提供经济和外交支持。

但事实上,美国和英国都打错了算盘。美国以分而治之的方式对待欧洲反而促使欧洲大陆国家更加团结,并使欧洲国家在中美欧“战略大三角”中日益倾向于与中国合作。而且即使美国成功,一个一盘散沙的欧洲不仅无法成为美国维持霸权,分担公共产品的帮手,反而会在跨大西洋关系中成为美国的负担——“既然美国不希望我们统一,那么统一带来的福利当然应由美国提供”。

换言之,强大的欧洲不会听话,无心服从美国;听话的欧洲不会强大,无法帮助美国。无论美国的“连横”战略能否破解欧洲的“合纵”,对于美国皆无益处。

而英国的“脱欧入美”之计则更是一厢情愿,“美国优先”之下没有“特殊关系”,除非英国在摆脱“欧洲义务”之后自愿背上“美国义务”,否则美国没有理由对英国区别对待。事实上,特朗普政府给英国提供的贸易条款与2018年的《美墨加协定》如出一辙,要求英国与“非市场国家”进行自由贸易须征得美国同意,其本质是逼迫英国在中美两大市场之间做出选择,完全没有考虑英国利益。

因此,当美英预期被残酷的现实打破,尤其是处于劣势的英国无法实现利益目标时,所谓的“特殊关系”也就变得不堪一击。此次美英相互指责只是双方利益矛盾所展现出的冰山一角,达罗克口中的“运行不畅”“难以预测”“能力不足”,不仅适用于美国,也适用于英国;而特朗普所指责的“特蕾莎·梅处理‘脱欧’问题的方式”,正是美国处理“退群”问题的方式。

美英“兄弟反目”已经向世界清晰地传达出亮点信息:一是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导力正在下降,对于盟友既无法用硬实力控制,也无法用软实力感化。二是美英关系不过是“锦上可添花、雪中不送炭、落井必下石”的权力关系,无论双方如何包装,都无法掩饰对彼此预期落空之后的失落。

*本文由树木计划支持,长安观察出品,首发在今日头条平台。

a b